薩布素與泥鰍河——北京市網址大全    
專業號:宇翔


宇翔的最新文章:


薩布素與泥鰍河

媒體:原創  作者:佚名
專業號:宇翔

2008/10/7 19:11:28 發布

泥鰍河位于黑河市愛輝區罕達汽鎮西部。三百多年前,大清國皇帝派將軍薩布素帶兵在黑龍江邊卡倫山下找木取土,筑起了瑗琿城,屯兵戊邊。
瑗琿城東臨黑龍江,南北是兩道江岔子,西面是連江岔子的河邊,叫西河岔子,這河岔里凈是大大小小的泥鰍魚,河邊便是密密麻麻的青堂林子,林子里終年濃蔭蔽日,冰雪難消。河水從林子里流過,河岔兩岸便留下了一碼雪白的冰塊,終年不化。
薩布素要往瑗琿城大營送糧餉,旱路的糧車必需經過這條河,便下令兵士伐木采石修筑大橋。沒料到,這橋十分難修。橋墩剛剛建成,沒等鋪上橋板就讓河水沖塌了,從開春到秋后一連干了整整一個夏天,眼瞅要封河了,連橋墩還沒修上。薩布素一急之下,親自上陣督戰,帶了兵士忙在河邊。一連幾天幾夜,眼見修筑得好好的橋墩,隔幾天就讓水沖垮了,薩布素十分納悶。
這天,薩布素覺得十分疲勞,他已幾天幾夜沒得休息,倒在河邊的橋頭上,身裹戰袍,頭枕草伐塊,打起了盹兒,只覺得迷迷糊湖地來到一座明堂瓦舍的四合院里。那四合院的院墻是雪白的,前院后園的圍墻也是雪白的,上房和廂房的墻壁、房頂的瓦、房檐檁子、房脊的雕欄玉柱還是雪白的。走進院子,覺得涼氣襲人,雖然盛夏,頓覺暑氣全消,好不涼爽自在。薩布素思量著這高高的白石樓臺能夠建得,為何我那矮矮的橋墩卻砌不成呢?正在呆呆地觀望,只見穿了一身黑衣黑褲的主人迎上前來,把他引進大門,吩咐小廝端上酒菜,只見桌上凈是小魚、小蝦,清一色的河鮮。賓主開懷,酒過三巡,主人漸露不平之色,悻悻然對薩布素道:“將軍初來此地,怎地不通曉整理,也不過話就將城寨筑在了舍下門前,堵住了進出的道路。這也罷了,連日來,又在舍下宇航局院之上大舉土木,一連破毀舍下屋室無數,實在欺人過甚……”說著,拉起薩布素,步入后庭,只見幾日來兵士們伐下的大木和鑿來的石塊,竟雜七雜八地丟在后園的廢石堆里,有的砸在雪白的屋頂之上,著實損毀了不少住室。正待賠禮道歉,只聽門外人聲喧沸,一群同主人一樣著黑衣黑褲的壯漢沖破院門,一聲喊地來找薩布素訴冤。薩布素一急忽地醒來,竟是南柯一夢。
睜眼一看,自己頭枕的塔頭墩下那河水里,正圍著黑乎乎的一群泥鰍魚,為首的一條竟大如蟒蛇,足有丈余長短,忙拔劍砍去,那劍劈在岸邊終年結凍的冰塊上,把冰塊劈得稀碎,卻不見了魚群……
想想剛才那場夢,薩布素高興得跳了起來,忙號禽兵士們,截斷河道,刨除冰層。截流斷水之后,卻見原來楔入河底的橋樁,大多夯在河底的冰層上,并未楔入沙石之中,怪不得楔得牢牢實實的橋墩,讓河水一沖便塌了呢。兵士們又一陣刀劈劍削,除凈了冰層,再將那木樁牢牢地楔入河底的泥土沙石之中,不過三天光景,一府結結實實的木橋便座落在西岔河上了。
西岔河子橋落成后,河里時常有一兩條泥鰍躍出水面,落在橋面上。據說,那是泥鰍精派府上的衙役向過往的行人們計債的,特別在打春河水解凍之時,橋上的泥鰍竟多得難以下腳。開春青黃不接,薩布素的兵士們正缺食少菜,這橋板的泥鰍便成了大營里兵士們的美味佳肴薩布素……從此,人們便把西岔河子稱做泥鰍河。
泥鰍河一帶有豐富的沙金儲量,隨著瑗琿城的開發建設,來這里打圍、捕魚、沙金的人越來越多。民國初年,官商合營建立了金礦局。日偽時期,幾個金礦合并,建立了興安金礦總局,總局高于附近的一個村子,這個村子因在泥鰍河邊,人們就自然地把它稱為泥鰍河村。

我也說兩句
E-File帳號:用戶名: 密碼: [注冊]
評論:(內容不能超過500字,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。)

*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!
版權聲明:
1.依據《服務條款》,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,版權歸發布者(即注冊用戶)所有;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,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,遵守相關法律法規,無商業獲利行為,無版權糾紛。
2.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,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,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。該項服務免費,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。
  名稱:阿酷(北京)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  聯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  網絡地址:www.arkoo.com
3.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,完全遵守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。如有侵權行為,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。

 

广西11选5最新一期